返回外传六:我们为什么怀念八十年代? 第(1/2)分页  回到民国当小编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上周,2028年奥运会举办城市确定下来了,巴黎获得第34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权。m.gudengge.com鉴于2028年奥运会只有两个城市申办,国际奥委会在最后的投票前就决定:票数较高的城市获得2028年奥运会举办权,票数较少的获得2032年奥运会举办权,布里斯班于是就躺着获得了第35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权。

    清冷透凉的奥运会申办勾起了人们的怀旧情绪,网上首先是怀念1988年10月10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盛况,继而怀念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和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,最后不仅奥运会,人们开始群体性怀念八十年代,那个“激流前进和挑战未知”的年代。

    的确,80年代的三场奥运会分别由苏联、美国、中国举办,三个超级大国将奥运会作为展示自己综合国力的舞台、展示本国文化的窗口,可以说举国之力为世人呈现了三场精彩绝伦的奥运盛典,这成为奥运会历史上再也无法复制的经典。

    1988年奥运会开幕式尤其如此。因为现场拍摄时就采用了电影级画质的4k数字高清摄像,比1980和1984年的电影胶片数码修复版精美得多,因而在网上总被拿来当做“标杆”衡量此后各届奥运会开幕式,从1992年一直衡量到2020年。

    对比2020年的洛杉矶奥运会,美国其实也想把这届奥运会当作美国“摆脱撕裂与倒退重新崛起”的象征,东西海岸协力筹备,精英汇聚、财政上也竭尽所能地予以支持,邦联政府甚至特许洛杉矶发行了3300亿美元的奥运债券,但洛杉矶奥运会的开幕式给人的感觉也就一般般。

    是场面不够大吗?是场景不够大气吗?是编排不够别出心裁吗?是表演不够精致吗?好像都不是。不要和1988年北京奥运会相比了,就是对比洛杉矶1984年举办的那届奥运会,人们总是感觉这届奥运会和三十六年前差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——差了精气神。

    1988年北京奥运会的精气神是什么?

    是“李白”在正中央吟唱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似银河落九天”,两万台无人机在体育场翻飞,光点汇聚成河,河水奔涌形成挂在天上的瀑布?

    是时隔18年之后人列计算机(增强版)再度演绎,将国家体育场变成以声、光、点展示中国计算机和信息技术的炫彩舞台?

    或者是焰火表演的梦幻五环、24个迈向国家体育场的脚印,1988张笑脸震撼全场?

    可能都不是。1988年留给我们的印象最深刻最记忆犹新的,是从火星归来的中美苏三名航天员出现在奥运会开幕式,这才是80年代之所以激荡人心最重要的记忆。

    1985年12月2日,两枚长征-15f/n-3f巨型运载火箭以1天的时间间隔,从海南文昌先后发射升空。在第在一枚长征-15f发射的同一天,美国从卡纳维拉尔角发射一枚土星-7巨型运载火箭。三枚火箭将飞船的三个组件送上太空,在近地轨道组合成全重345吨的远征飞船,飞向火星。

    远征飞船沿霍曼转移轨道,经过7个月的远航,在1986年7月的冲日窗口抵达火星时,全球万人空巷。当搭载中、美、苏三名航天员的登陆飞船在火星安全着陆时,地球上所有的人类都为这一刻自豪:地球文明不仅能够登上近在咫尺的卫星,还能抵达太阳系内的另一个行星。

    10月10日那天,当世界各国的运动员代表团依次入场,东道主中国的代表团本应在最后一个出场,但本届是例外,中国队是倒数第二个出场。

    最后出场的是远征火星胜利归来的李建国、罗曼诺夫、弗朗西斯 斯科比,他们举着由联合国认证的火星旗,这不是航天员代表团,其实是本届奥运会的“火星代表团”。

    这是地球文明的荣耀,也更是参与火星计划的中、美、苏三国的荣耀。当火星代表团入场,现场的聚光灯打向看台,刚刚退休的唐总理和钱学森向全场观众挥手示意时,开幕式的气氛达到了最高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八十年代的精气神,既是激流前进和挑战未知,也是大国合作。

    载人登陆火星计划最先由美国启动,尼克松总统在其竞选时就宣布了这一目标。他就任总统后,美国在载人登月计划中处于落后并且难以追赶,因而尼克松在他的任期内,一直坚定不移地推进载人登陆火星计划。然而,这个计划过于庞大,以至于世界头号强国美国都一度感到束手无策。从1969年到1977年,美国的火星计划进展甚微,只向火星发射了一枚无人探测器实现了火星软着陆,离载人登陆并成功返回还差得很远。

    1977年,中国和苏联达成了一致,并经过与美国的详细商谈,三国决定联合起来,共同完成载人登陆火星工程。地球上排名前三的三个大国携手探索宇宙,这是此前从未有过的场面。要知道,那时候还是冷战,三国在联合登陆火星的同时,中苏和美国的战略核武器还瞄着对方,在世界各地,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